E小说 > 都市小说 > 这个穿越者不走套路 > 第21章 是爷爷提不动刀了?还是老爸老妈不猛了?
    魔都,老街。

    “怎么了?”看到陈夏顿住,乐菱疑惑的看了过来。

    “这周围,与之前有些格格不入。”陈夏皱眉。

    乐菱纳闷,打量着四周,没发现不同,只能点头道:“嗯,是热闹了些。”

    “仅是热闹吗?温哥,您看呢?”

    陈夏若有所思,看向一旁,想要征求温华的意见。

    可当她转过头,她瞳孔一缩,惊叫道:“温哥去哪了?”

    乐菱一愣,转头看去,也是脸色一变。

    刚还跟在一旁的温华,竟然不知何时消失了。

    “不好,这是阵法,周围的一切都是幻象。”

    陈夏惊呼一声,一拍储物袋,抽出一把寒光乍现的长剑,朝着身旁一名嬉笑的女孩刺去。

    乐菱俏脸变色,没想到陈夏这么果断。

    如果周围一切都是真实的,那这一剑不是要伤及无辜了?

    可接着,她瞪大眼睛,那原本应该血溅当场的女孩,竟然化作黑烟消失不见。

    陈夏收剑,脸色冰冷下来。

    乐菱深吸口气,调动体内灵力,对着身旁一名胖子拍去,结果这胖子和那女孩一样,变成黑烟消失不见。

    “我们这是被人暗算了?”乐菱俏脸紧张道。

    “不错了,我们应该被困在阵法当中了。”陈夏秀眉紧蹙,神魂之力蔓延出去,想要找出阵法的漏洞。

    可她对阵法了解不多,想要破阵太难了。

    “那怎么办?还有温哥?这阵法不会是冲着温哥来的吧?”乐菱有些心惊肉跳。

    陈夏眯着眼睛,道:“在蓝星,没人敢杀我,如果不是你的仇家,那就是温哥了。”

    “可温哥平时也没与人结仇啊!”乐菱皱眉,她对温华的资料很清楚,穿越而来的这五年里,一直都很低调。基本就没和人发生过冲突,更别说结仇了。

    陈夏摇摇头,她也想不通。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脱困才是主要。

    “我们现在怎么办?”乐菱冷静下来问道。

    “我已经向外界求援,很快就有人来救援我们。我们先自己小心,别着了道。”陈夏悄无声息的收起一枚阵盘,语气清冷道。

    乐菱松了口气,她知道陈夏的身份,对陈夏的话还是蛮信任的。

    陈夏站在原地,深吸口气。一双美眸里充满怒火。如何也没想到,会有人敢在蓝星用阵法算计自己。

    是自己爷爷提不动刀了?还是自己老爸老妈不猛了?

    ……

    另一边,温华也有些懵。

    正逛街呢,结果一眨眼,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空旷的荒野上,四周矗立着一个个茅草人,一眼望去,密密麻麻。

    奇异的是,这些茅草人可以形同人类一般灵活。

    反应过来,温华明白自己这是陷入到阵法当中了,极有可能还是杀阵。

    只是,自己来到蓝星后,貌似没有得罪过人吧?

    别说修行界中人了,就连在这大都市里,他也是与人和善。

    不可能有人费尽心力,布下如此阵法暗算自己吧?

    这样一来,那暗中之人要对付的,就不是自己咯?

    不是自己,乐菱那丫头也可以排除,这样一来就剩陈夏了?坏了,不会是陈老头的仇人找上门了吧?

    温华心里一紧,如果陈夏这丫头出了什么事,那自己该如何向陈老头交代啊!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破除阵法为重。

    “嗖……”

    破风声响起,温华正后方一个稻草人速度极快的朝他冲来。它的稻草手臂,仿佛变成了一柄利剑。

    “砰……”

    温华脸色冷静,长刀一挥,那稻草人便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不见。

    下一刻,四周的稻草人,纷纷动了起来,朝他发出致命一击。

    荒野上,狂风起,一根根枯黄稻草随风飘荡,如同利剑一般,朝温华飞射而来。

    一时间,阵法空间中……杀机重重。

    温华一边对付冲上来的稻草人,一边荡开飞射而来的稻草。

    第一次陷入如此危机,温华有些手忙脚乱。

    一不小心,就可能命殒当场。

    这是温华第一次面对实战,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十二路刀法的一招一式,在他脑海里闪烁。

    他的动作越来越流利。

    他施展出“十二路刀法”的第四式,将快字发挥到了极致。

    蜂拥而来的稻草人,还没靠近周身一米,别被一道道刀芒肢解,化作一道黑烟消失。

    温华的表现,被隐藏在暗中的何德荣、鲁雄二人看的一清二楚。一时间,二人脸色沉了下来。

    “何老,对方施展的,明显是一门高深刀法。”鲁雄脸色不满的。

    之前何德荣言辞确凿的说温华从未修炼战法,可对方施展的是什么?难道是乱打?

    身为一名先天九阶修士,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温华施展的,就是一门高深刀法,而且看情况,造诣还不浅。

    高深的刀法,配合先天大圆满的修为,这是一个杀阵能对付的?

    何德荣没说话,温华的表现,也出乎了他的预料。他拳头紧握,死死地盯着阵法内的温华。

    “何老,事情难成,不如撤吧。”鲁雄有了推移。

    他堪堪先天九阶中期,看似和先天大圆满差距不大。可实际上,这个差距是天差地别。

    就自己这点修为,正面对上温华,根本就是送菜。

    何德荣依然没说话,他不甘放弃,“我们亲自上。”

    鲁雄脸色一变,道:“何老,日久天长,我们还有机会,没必要在这里和他死磕。”

    “哼,以他的天赋,恐怕下次见面对方就是元神境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说到这里,他咬牙道:“一旦得手,天品灵器归你。”

    鲁雄闻言纠结了。

    天品灵器啊!

    别说天品灵器了,就是下品灵器,他也没一件。

    如果能得到一件天品灵器,就算自己不能用,也可以用来换取资源,让自己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噗……”

    突然,鲁雄感觉后心一阵阴风袭来。

    下一刻,他便失去了知觉。

    看着倒在地上的鲁雄,何德荣面色沉静的抽出带血的匕首,然后一团火焰落在鲁雄尸体上,片刻后尸体一焚而尽。

    “既然和我不同心,那就去死吧。”

    何德荣淡漠说了一句,仿佛要给死者一个理由。

    做完这一切,何德荣取出一副面具,戴在脸上。

    操控阵盘,闪身进入阵法空间,隐藏在暗处,死死地盯着陷入杀阵当中的温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