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它小说 > 我有好多复活币 > 第七百六十二章 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距离离开星海已经是过去了七八天。

    养伤的这一段时间中,江临还真的每天都和冷冰卿住在一起。

    就连出去探风的时候,冷冰卿都会跟在后面。

    本来江临还担心传出一些绯闻,但是没想到,仙舟上的修士除了羡慕地看向江临外,没有一个人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一开始江临还以为是他们忌惮于冷冰卿的实力,但是江临后来发现并非如此。

    而是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冷冰卿会和一个男人真的发生什么......

    艹!

    江临有些想要骂人,是我不够帅了,还是我不够骚了?

    为什么这些家伙总是觉得我不可能把冷冰卿给攻略?

    其实吧......江临也是赌气这么说而已。

    虽然江临很想证明自己男人的魅力,但是江临也知道攻略冷冰卿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养伤的这几天中,江临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按照这狗系统的要求,极力去攻略冷冰卿,每天骚话都一大堆。

    可是冷冰卿听到江临的骚话,要不然就是没听懂,呆萌地看着江临,要不然就是“哦”,或者是“嗯”,最后问着“什么意思?”

    至于发生什么肢体接触,那更是不可能了,江临觉得冷冰卿极有可能会把自己从仙舟上丢下去。

    但是有一说一,本来对冷冰卿的攻略就不积极的江临,知道了冷冰卿是太二真君的女儿后,心态就隐隐有些转变了。

    江临每次看冷冰卿,就有种干爹看干女儿的感觉。

    渐渐的,江临的每一次攻略都隐隐有了长辈关心晚辈的感觉。

    与其说是攻略,倒不如说是长辈对于晚辈的殷切关怀了。

    就连冷冰卿都感觉有些奇怪。

    对于冷冰卿来说,江益达这个变态一开始还会以一种猥琐的眼神看着自己,尤其是盯着自己的腿,而且丝毫没有掩饰的意味。

    冷冰卿虽然很不喜欢江临的眼睛,但是眼睛是别人的,自己也不能把他的眼睛给挖出来,而且如果要挖的话,那凡是见到自己的男子都得失明了。

    可是后来,冷冰卿发现这个猥琐的家伙虽然还是控制不住眼睛看着自己的腿,但是次数已经是变少了许多,而且每次都会移开视线。

    甚至这个猥琐的男子看向自己的眼神竟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种感觉,好像就是凡尘说的慈祥......

    好像莫名其妙间,自己变成了她的晚辈?

    “干女儿.......冷姑娘啊,这一些天,多谢冷姑娘的照顾了。”

    伤好的那一天,江临向冷冰卿告辞,语气就像是来拜访的长辈要回家一样。

    冷冰卿摆脱这一种的违和感:“你伤虽然好了,但是那些人难免会找你麻烦,最好在下仙舟之前,你在我的房间里。”

    江临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小冷了。”

    听到“小冷”这个称呼,冷冰卿也是一愣,不过也没有反驳,因为江临此时的目光竟然是该死的和蔼......

    “小冷啊。”江临拿出储物袋,“你干爸爸我......咳咳.....我一个山泽野修,虽然说没有什么大宝贝,但是这些年也得到了不少的机缘,为了感谢冷姑娘的恩情,还请冷姑娘一定不要拒绝。”

    “你为我而受伤,你不用报答我什么。”

    “不不不!还是要的,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小冷你就是收下吧。”

    江临将装有一些剑谱以及用恶名值换来的洗剑液和磨剑石的储物袋放在桌子上。

    “小冷你要是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我江益达!”

    “......”冷冰卿眼眸中破天荒的竟然有一些的担心,“江益达,你真的没事了吗?为何我感觉你很不对劲?我还是带你去仙舟的医堂看看吧。”

    “......”江临眉头微抽,“我没事,这些真的是我的一些心意,为了报答当初冷姑娘对我的救命之恩,所以还请冷姑娘不要推辞了!”

    听着江临对自己的称呼恢复正常,冷冰卿也是放下心。

    这个男人本来就总是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刚才应该也只是搞怪而已。

    看了下储物袋,里面的好多样东西自己没见过,但想来应该是特产什么,冷冰卿便是收下,并且也是回赠了江临一道剑意。

    虽然说江益达是一个道家修士,但是万道皆有借鉴之处,这一道剑意虽然没有透露玉心宗的剑道秘法,但是却有冷冰卿的修道感悟。

    江临也没有拒绝,毕竟礼尚往来,要是拒绝的话,也不好。

    离开冷冰卿的房间,江临便是受到了钱小胖以及他的小伙伴们的热烈欢呼。

    虽然说江临和冷冰卿住了近一周,他们也确实羡慕,但是这毕竟是人家差点丢下小命换来的。

    如果是换做自己的话,自己还真的不敢上去挡在冷冰卿的面前,去与黄龙道人等人为敌。

    众人问起了冷冰卿晚上睡觉时是什么的模样,江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直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

    每天都是冷仙子帮忙擦脸喂水喂饭。

    “……”

    凡尔赛起来的江临被一行人翻了白眼。

    而就在江临伤好的这一天,冷冰卿持剑去找了黄龙道人等人,尤其是那莫小苦,听说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江临心中挺过意不去的,不过仔细一想,后生晚辈嘛,受点苦也正常(江临其实比他小四五岁)

    仙舟行驶又有一个月,回到自己房间的江临没有再受到什么骚扰,江临觉得应该是那一天冷冰卿的警告起了作用。

    当然,为了保证自己“积极的攻略”,江临每一天都锲而不舍地想尽办法去见冷冰卿,坚持当一条“无情”的舔狗。

    玉心宗等人就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一些女子倒是被江益达的痴情所感动,觉得这就是爱情的模样了。

    至于冷冰卿,当然是不冷不热,不咸不淡。

    只不过那位小倩姑娘看着这个渣男每一天都缠着自家的师姐,而不是自己,每天都气得跑开。

    都扒了自己衣服了!可是转眼就不认人!呸!渣男!

    宗主说得对,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