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能提取熟练度 > 第1257章 皇城惊变,再战无神!(为【壶中日月】加更322/1300)
    皇城之外,夜未明、聂风、剑皇各自施展着身法,一路急奔而来。

    期间,三人已经制定了一个可以说是简单粗暴的营救计划。就是聂风硬闯进去救人,等到把人救出来之后,再由剑皇与夜未明拦住追兵,并一起向武昌皇帝痛陈利害,替风云二人求情。

    这个明显很坑的计划,是夜未明提出来的。之所以会提出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反感,夜未明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但聂风与剑皇却都不觉得这个计划有什么问题。或者说,他们也的确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主意,于是便点头同意了下来。

    正事儿谈完之后,夜未明却是忽然眼睛一亮,忽然想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有些事情,其实并不一定非要问无名不可,貌似问剑皇也是一样!

    于是乎,他装作不经意的,一边赶路,一边对身边的剑皇问道:“剑皇前辈,晚辈还有两件事情,需要向前辈打听一下,希望前辈能够不吝赐教。”

    剑皇闻言一愣:“啥事?”

    夜未明这才道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因为某种原因,晚辈需要找到两个人迹罕至的所在,想来剑皇前辈见多识广,应该是知道的。”

    “具体是什么地方?”

    夜未明目光一凝,随之说道:“一个是剑坟,另一个则是万剑轮回!”

    “这两个地方现在早已荒废,的确人迹罕至。”剑皇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不过,在我被困冰窖之前,你说的那两个地方,可都是天下用剑之人心目中的圣地,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

    “只不过,这两个地方所在的位置,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明白的,咱们还是先把步惊云从皇城救出来,我再慢慢的告诉你好了。”

    叮!触发并接取隐藏任务“营救步惊云”。

    营救步惊云

    步惊云因杀捕神、闯后陵的罪名被朝廷捉拿,请与剑皇一起协助聂风救人,并向武昌皇帝求情,令其赦免风云二人的罪行。

    任务等级:三星

    任务奖励:你将得到“剑坟”与“万剑轮回”两个隐秘地图的准确位置坐标。

    任务惩罚:无

    ……

    正在夜未明疑惑,步惊云被抓的理由固然犯了欺君之罪,聂风又犯了那条王法?居然需要夜未明和剑皇求情,才能够被赦免的时候,三人已经来到皇城之外。

    救人心切的聂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翻墙跃入皇城之内,从一个太监口中问出了步惊云被关押的具体位置之后,便干脆利落的将那个太监敲晕。

    跟着,便背着雪饮狂刀,化身一道黑色的劲风,直奔那个用来关押步惊云的,名为“七重地狱”的监牢而去。

    要不怎么说人家是风中之神呢?

    做起事来就是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

    现在“无罪可恕”不要紧,聂风用他的实际行动表示:

    咱马上就犯!

    看着聂风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七重地狱”入口处,躲在暗处,与剑皇一起观察形势的夜未明却是禁不住眉头紧皱:“‘七重地狱’机关重重,乃是皇城之中最严密的一座牢房,而聂风想要化解危机,必然不敢对守卫痛下杀手,此消彼长之下,此行着实凶险难料,令人担忧!”

    剑皇闻言却是白了夜未明一眼:“你小子的本事倒是足以出入‘七重地狱’如入无人之境,倒是一起进去帮忙啊。”

    夜未明那叫一个无语,只能无奈的反问道:“剑皇前辈,你想让我帮谁?”

    说话间,“七重地狱”之中已经传出激烈的打斗之声。紧跟着,便见到聂风与步惊云在麒麟臂开路之下,直接杀出一条血路,从牢房之中冲了出来。

    夜未明见状不禁摇头苦笑。

    果然,在刚才那短暂的交锋之中,两个人的身上具已挂彩。

    这时,却见十个身穿重甲的武士已经从另一边的院子里翻墙而过,拦在了刚刚冲出“七重地狱”的聂风与步惊云身前。

    正是皇城中的顶尖高手,御前十大侍卫!

    这十大侍卫,每一个都拥有不下于温弩、冷胭的实力,彼此之间更是精通联手合击之法,且战斗经验无比的丰富。

    之前便是他们十个联手,将刚刚身受重伤,且失去了绝世好剑的步惊云捉住。

    此刻十人再度联手,即便强如风云,在不想多造杀戮,将事情推向无可挽回之局面的情况下,一时间也被逼入岌岌可危之境地。

    夜未明见状不禁皱眉,随之说道:“现在事情已经越来越大条了。如果十大侍卫继续咄咄紧逼,恐怕风云为了自保,也只能对他们痛下杀手。”

    “到那时,绝无神未至,恐怕中原内部的朝堂与江湖之间,便要先经历一番腥风腥雨。”

    剑皇闻言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跟着身形一跃,便从藏身之处跳了出去,随之便挥舞着绝世好剑,以极其精妙的剑法,将十大护卫的攻击尽数拦下,同时不忘出言嘲讽道:“嘿嘿。十个人联手欺负两个人,也配被称为十大护卫?”

    见到剑皇出手,十大护卫同时一愣。

    不过他们的年纪明显并不很大,因此并不认识剑皇,见到有人胆敢阻挠,当即便打算联手再攻。却是忽然被后方传来的一个深沉、威严的声音叫住:

    “住手!”

    十大护卫闻言立刻停止了攻击,因为随着那个声音,武昌皇帝已经在身边曹公公的陪同之下,来到场中。

    武昌皇帝自然认得剑皇。

    也知道若不是剑皇当初为了追求剑道巅峰而放弃皇位,现在这个皇帝根本就轮不到他来做。其心理,对剑皇自然也是十分敬重的。

    于是在现身之后,立刻十分恭敬的冲剑皇跪地行礼。

    剑皇见状,立刻将绝世好剑插回腰间,正想要上前将武昌皇帝搀扶起来,却是忽然发现腰间的绝世好剑竟然不受控制的凌空飞出,直取武昌皇帝哽嗓咽喉!

    变生肘腋!

    剑皇刚想出手阻止,却是忽然感觉到一直大手压在他的肩头之上,让他挣脱不得。

    转头看去,出手阻止他救人的,正是夜未明。

    剑皇见状顿时大怒:“臭小子,你到底要干什么?”

    夜未明闻言却只是微微一笑,跟着却是朝武昌皇帝那边挑了挑眉毛,示意他往哪边看。

    剑皇心知自己并不是夜未明的对手,更不要说在短时间内挣脱,只能耐着性子转头看去。却是惊讶的发现,绝世好剑的攻击看似招招致命,但却处处都留有余地,只是逼得“武昌皇帝”不得不在其攻击之下做出反应,却并没有当真想要伤他的意思。

    更主要的是,这武昌皇帝的反应,也着实无比的诡异!

    却见他在绝世好剑的招招紧逼之下,下意识的施展自身功夫进行着闪避、反击。但他所使用的却并不是武昌皇帝所主修的《皇拳》,亦或是文隆皇帝的绝学《十强武道》,用的反而是一些看起来与中原武侠大相迥异的武功路子。

    剑皇也算是见多识广,自然从对方的表现中认出,这是来自东瀛的武学路数。

    如果说,对方的武功十分高强也就算了。在得到更好的武功之后,放弃自身武学,而改修更强武功,也是一种合情合理的解释。

    就好像剑皇自己和文隆皇帝,都先后放弃了皇族的武学,分别拜入剑宗与十强武者门下。

    可是眼前这个“武昌皇帝”所用的功夫,明显比起《皇拳》还要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更不要说和《十强武道》相提并论。

    而他选择在这种危急存亡的时刻,下意识的用处这种下九流的功夫,便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眼前这个“武昌皇帝”是别人假扮的!

    而且从其武功路数来看,对方应该还是一个东瀛武者!

    该死!

    盛怒之下,剑皇内力一吐,便将夜未明压在他肩头上的大手震开。夜未明也十分配合的放开了手,任由他冲上前去,将十大护卫打了一个人仰马翻之后,一把撤掉了假皇帝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下面一张明显被毁过容,显得奇丑无比的脸孔。

    原来假扮武昌皇帝之人,正是无神绝宫手下的一名鬼叉罗!

    见到这种情况,十大护卫已经集体陷入了懵逼状态。

    而夜未明,也适时的开口解释道:“事实上,皇帝陛下早就已经决定要赦免步惊云的罪行,并在私下里与我说过此事。他不但没有让我捉拿步惊云归案,还让我在暗中相助风云,去对抗几乎一统武林,一颗野心已经无处安放的雄霸。”

    “而东瀛武者入侵之事,我之前也曾向陛下禀报过。”

    “以陛下的英明神武,又岂会在明知中原武林,乃至于整个天下都陷入危机之时,去追究步惊云之前擅闯后陵的罪行?”

    “所以,我刚刚才借着绝世好剑,来突袭试探。果然,结果已经糟糕到了不能再糟糕的地步!我们的皇帝陛下,居然在不知不觉之间,被敌人给掉了包!”

    “期间的僭越之处,我之后自然会亲自向陛下请罪,不过现在……”

    “别墨迹了!”剑皇粗暴的打断了夜未明的话:“你揭穿真相,有功无罪,我说的!”

    “现在的当务之急,可不是追究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

    说话间,目光已经牢牢锁定在眼前的鬼叉罗身上,杀气直冲云霄:“快说,我皇侄儿现在在哪?”

    而听到剑皇的询问,那鬼叉罗却是猛地一咬牙,跟着便有大口鲜血自嘴角流下,生机随之断绝。

    在事情败落,遭擒被俘之后,这个鬼叉罗竟然选择了咬舌自尽!

    夜未明见状却是半点也不觉得可惜:“鬼叉罗在无神绝宫的地位极低,他纵有着模仿声音之能,想来也不会知道太多。相比起来……”

    说话间,却是身形一闪,来到曹公公的身旁,抬手点住了对方的穴道:“曹公公时刻负责伺候在陛下身边,陛下被人掉了包,他不可能不知道,如果装作不知,就只能说明他已经投靠了无神绝宫。”说话间,已经实战“移魂大法”,瞬间将这个老太监催眠。

    “告诉我,陛下在什么地方?”

    “陛下已经被无神绝宫的人带走了,我也不知道他被弄去了什么地方。”曹公公被控制之后,如实答道:“不过,我劝你们最好还是抵抗,和我一样投靠无神绝宫放弃吧。因为,你们是不可能斗得过绝无神的!”

    夜未明闻言刚想再问点什么,却是忽然眉头一皱,转头朝着皇城大门方向看去。

    却见一股举世无匹的力量,猛地将城门震得粉碎!

    城门倒塌的木屑中,恍若半截铁塔般耸立着一位身披铠甲,满脸凶气的中年男人。在其身后,则是相随数名头戴斗笠,身着一色宽大异服的异族彪形大汉,其后更有数百名鬼叉罗紧随其后。其出场排场之大,简直比起之前的雄霸,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人,正是无神绝宫的主人,东瀛顶尖的强者之一,绝无神!

    一经出现,绝无神立刻得意而霸道的冷笑道:“你们知道太过不该知道的东西,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此地!我来了!”

    “呦!”对于破坏这种别人刻意营造出来的装逼气氛,夜未明最感兴趣了。闻言立刻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么横行霸道的,我当是谁呢?”

    “这不是之前在澡堂子里,吃翔上瘾的绝无神吗?”

    正所谓大人就打脸,骂人就揭短。夜未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将绝无神刻意营造出来的逼格,在一瞬间冲得烟消云散。

    毕竟,不论逼格高到何种境界的一个人,只要和“翔”之一字联系到一起,都再难有什么逼格可言。

    听到夜未明居然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说起了当初在主世界澡堂子那一场战斗,绝无神的双眼之中顿时凶光爆闪:“小畜生,你找死!”

    一般骂人的语言如此匮乏之人,通常都是能动手就尽量不哔哔的狠角色。夜未明知道他在扔出一句狠话之后,便会立刻向自己发起绝杀的猛攻。于是他根本不给对方机会,先一步取出无双神剑,身随剑走的一招“撩剑式”,直取绝无神的哽嗓咽喉。

    剑未至,凌厉的剑气已经先一步破空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