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王爷日日偷听我心声 > 第204章 真是个小倒霉蛋
    “夜王府的厨子手艺还算不错,但每日来来回回总是那几样菜,想必王爷也已经吃腻了。今日我便做一些新菜式,下饭又开胃……”叶锦之说着,推着男人的肩膀便往屋子走,总不能当着这男人的面抓鱼。

    “王爷,您先回屋休息一会儿,很快就好了。”

    夜凌煜目光落在了叶锦之面上,眉头微微一皱,沉沉的语气问道:“王妃可是又对荷池里的鱼儿起了歹心?”

    叶锦之:“……”

    闻言,叶锦之微微一愣。

    这都被他看出来了?

    “王爷真会说笑,我知道这两条鱼是王爷从小养大的宝贝,又怎么可能对它们起歹心呢?”叶锦之说着,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

    见荷池里两条鱼儿格外肥美,她本想将这两条鱼吃了,明日再去市场上重新买两条鱼放进去,来个偷梁换柱的。

    没想到竟然被他看穿了……

    夜凌煜勾了勾唇角,看破不说破,只是语气平淡地跟她讲了一个故事。“之前,本王特意安排了一个小丫鬟来照顾荷池里这两条鱼,不料那丫头粗心大意,给鱼儿吃了坏掉的鱼食……”

    “然后呢?”叶锦之赶紧追问道。

    夜凌煜往前靠近了几分,目光紧紧锁着叶锦之的脸,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然后,本王便将她的大腿肉割了下来,剁碎了当作鱼食。”

    叶锦之:“……”

    闻言,叶锦之面色微微一变,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僵硬。

    见这男人面色严肃,一时之间,她竟然分不清这男人说的话是真是假。

    “王爷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夜凌煜没再说话,只是勾了勾唇角,便转身回到了屋内。

    叶锦之还站在原地,目送男人走远,一阵凉风袭来……

    她浑身一颤,这才猛地回过神来。

    这男人一定是吓唬她的,一定是的……

    怎么可能将人肉剁碎当成鱼食呢?

    这实在是太变态了!

    看着荷池里的两条肥美鱼儿,叶锦之瞬间失去了食欲,她暂时放弃了对它们的歹念。

    ……

    随后,叶锦之来到厨房。

    见厨房水池里还有几条鱼,她从中挑选了一条最大的,重重摔在了案板上。紧接着,刮鳞去腮开膛破肚,熟练的动作看呆了候在一旁的厨房小厮。

    王妃竟然还会杀鱼?

    动作还如此熟练?

    一点儿也不像是丞相府出来的大家闺秀,他们在厨房里做事儿这么久了,杀鱼的动作都没有王妃这么熟练。

    担心叶锦之用刀伤着手,小厮赶紧走上前去。“王妃,您想吃什么吩咐一声就是,何必亲自动手?这种事儿,还是让小的来做吧……”

    候在一旁的几个小厮,都是提心吊胆。

    他们负责厨房的活儿,王妃若是在厨房伤了手,王爷怪罪下来肯定会牵连他们的。

    “不用,帮我生火吧。”

    叶锦之将处理好的鱼放在案板上,一只手扶着鱼头,另外一只手拿起锋利的菜刀从鱼尾开始打片。

    很快,鱼肉鱼骨分离,厚薄均匀的鱼片便整整齐齐摆放在了案板上。

    这样的切法,几个小厮也是第一次见。

    他们做鱼的方法,要么整条清蒸,要么就剁成一块一块红烧,还是第一次见到切成鱼片的。

    “想不到,王妃竟有如此了得的刀工!”小厮忍不住开口。

    “这很厉害吗?”叶锦之有些疑惑,她的厨艺算不上精湛,只会做一些简单的家常菜罢了。

    这道酸菜鱼,便是她以前经常做的一道家常菜,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

    “王妃,锅烧好了。”

    叶锦之这才走过去,往锅里加了一些猪油,紧接着放下葱姜蒜炒香,再加入酸菜炒出香味儿。最后才加入井水,烧开……

    水开下入腌制了片刻的鱼肉,咕嘟一会儿就好了。

    这便是家常酸菜鱼的做法!

    “好香啊……”

    “是啊,小的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做法。”

    叶锦之拿来食盒,盛出一些酸菜鱼,锅里还剩下一半。“我把这个给王爷送过去,剩下的大家都来尝尝吧。”

    “多谢王妃。”

    叶锦之提着食盒,前脚刚离开厨房,后脚厨房里的小厮们便围着大锅开始疯抢起来。

    回到幽竹苑,叶锦之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男人坐在案桌旁边,正在处理桌子上堆积成山的公事。叶锦之将食盒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并未打扰他,等他看完了手中的书卷这才打开食盒。

    “王爷可是在忙江城的事情?我们回来之后,县官大人可有按照图纸修建抗洪大坝?”叶锦之刚打开食盒,酸菜鱼的香味儿便传遍了整个屋子。

    夜凌煜这才放下手中的书卷和信件,站起身走了过来,淡淡开口道:“图纸已经画好了,前几日皇上知晓江城要修建防洪大坝一事,拨了一笔赈灾银两命人送过去。可是,钱并未送到江城,负责押送银两的侍卫也没有了消息。”

    “莫不是半路遇到了山匪打劫?”叶锦之猜测道。

    “不会。”夜凌煜脸色微沉,继续说道:“负责押送银两的都是皇上身边的侍卫,武功高强。而且,那是皇上亲自下拨的银两,山匪没那么大的胆子……”

    “会不会是有内鬼?早就已经买通了负责押送银两的侍卫,那些银两有可能没有离开北岳国,就已经被人私吞了?”叶锦之大胆猜测道。

    夜凌煜没有再说话,这也是他怀疑的。

    叶锦之仔细回忆了一下,朝廷中若是真的有内鬼,那么就只能是国师与傅丞相等人,还有皇上身边伺候的小李公公。这三个字,都是原文剧情中野心最大的人,极有可能是他们其中一个人私吞了这些银两。

    叶锦之扫了眼案桌上堆积成山的公文,不由皱了皱眉头。“王爷这几日早出晚归如此操劳,皇上莫不是将这件交给你去调查,让王爷追回那批银子?”

    “嗯。”夜凌煜淡淡应了一声。

    叶锦之心头了然,不由叹了一口气,这可真是个小倒霉蛋。

    皇上身边那么多臣子,偏偏将这些棘手的问题全部交给他去做,这个小倒霉蛋该不会以为是皇上对他的信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