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傅少每天都在线求宠 > 第458章 脸都被打肿了
    陆陆续续的人进场,慈善晚会正式开始。

    开场后,沈冰凌上台,唱了她饰演的剧中的片尾曲。

    沈冰凌灵动可爱,歌声源远流长。

    黎晚很是满意,小声对傅听道,“二少,我介绍的苗子不错吧。”

    “还不错,她很努力的,接下来星耀会培养她的。”傅听说这话的时候,还挺汗颜的。

    沈冰凌虽然是不错的,可她一个艺人很少唱歌的,这节目是昨天才下的通知准备的。

    按照原本的计划,这个时间点原本是白露上台歌唱的,可他哥看了节目单以后就把人给撤了,还不是黎小晚不喜欢对方。

    他哥说不能理想黎小晚心情,瞧今天白露气的都没来。

    倒是许长安大大方方安安静静的坐在不远处,哪怕和慕斯远碰到了也会客气的打声招呼。

    也不知道慕斯远是不是瞎了,这两个女人天差地别,他怎么会选白露。

    黎晚点点头,“是不错,培养一下能撑得起来,她的性格在娱乐圈也讨喜。”

    沈冰凌在黎晚看来,就是那种不忘初心的人。

    有了沈薇薇的前车之鉴,黎晚并没有过多的照顾她,只是给了她一个机会,接下来就靠她自己去拼搏了。

    “我说黎小晚,你准备了什么拍品?”傅听还挺好奇的,黎小晚的东西,他哥会让她拿出来吗?

    总觉得他哥不是这么大方的人。

    “我买了个手镯。”

    “多少钱的。”

    “一万。”

    “才这么点?”傅听差点惊呼。

    “不是说不能超过三万吗?”

    傅听捉急,“姐姐啊,起拍价和本身价值相关的,这一个个都是尽量扣着三万来的以便于拍卖的更多,你怎么就这么实诚呢!”

    “没事,有你哥在。”

    傅逸寒会让和她有关的东西落入别人的手吗?

    这是傅逸寒最擅长的作为男人的占有欲好哇。

    傅听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打扰了。”

    黎晚,“……”

    陆陆续续的看了几个拍品,等到迟雪上台的时候,黎晚都觉得有点无聊了。

    每件拍品展示的时间都是有规定的,迟雪还一个劲的在那说话。

    东西被拿了上来,迟雪还在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镯子,成色和光泽都很好的,也不是很贵。平时用来搭配服装什么的很白搭的,我很喜欢的。低价两万,好期待有缘人可以把他带回家,谢谢大家了。”

    迟雪说完还朝黎晚吐出一个挑衅的眼神。

    黎晚,“?”

    这好像和她没什么关系吧?

    很快,当手镯露出庐山真面目的时候,黎晚无语。

    丫的,居然和她购买的是一样的。

    她买的是冷门款式的,还能撞上,她不相信这是巧合。

    “居然一模一样。”

    “什么?”傅听在问,傅逸寒在听。

    “和我的拍品一模一样。”

    傅逸寒和傅听的脸色都是一变,下一个就是黎晚了,想换也换不了了。

    原本有台摄像机一直对着三人的,结果两位大佬脸都绿了,他们连忙移开。

    好阔怕。

    拍卖师开始喊价,“起拍二万九,还有没有更高的?”

    沉默了十秒后,星耀的艺人陆奇峰举牌。

    “陆奇峰先生三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全场鸦雀无声。

    应该说要么不认识迟雪是谁,要么还在怀疑为什么星耀会让这个和星耀撕成那样的艺人来参加?

    搞不清楚高层到底在想些什么!

    最好的办法就是按兵不动。

    因为全程是直播的,所以当成都是备用了一些托的,就怕出现什么没有人拍卖的尴尬局面。

    “三万一次,三万二次,三万三次,成交,恭喜陆奇峰先生,请陆奇峰先生上来。”

    陆奇峰坐在第二排,他起身走向舞台,刷卡交易。

    迟雪亲自把镯子交给陆奇峰,还递给他一束鲜花。

    “谢谢陆先生。”

    “不客气。”陆奇峰给迟雪一个暧昧的眼神,迟雪笑的很灿烂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才走。

    主持人再度缓缓而来,“谢谢迟雪,谢谢陆奇峰。接下来,让我们有情黎晚黎影后以及她的拍品。”

    “卧槽,黎小晚,你拿我的表去吧!”说着傅听已经取下来手里的表想要塞给黎晚。

    “不用,”黎晚趁着低头整理裙摆的时候,对傅听道,“看我的。”

    傅听,“!!!”桥豆麻袋,黎小晚不要冲动啊!

    之间他家哥哥一点也不急,也缓缓站了起来。

    全场都被他这个动作给吓到了,

    傅少这是要干什么?!

    只见傅少给黎晚整理了裙摆,一路护送她到了舞台边缘。

    黎晚微微低头浅笑示意,傅逸寒则是做了个请的动作,看着她提着裙摆一步步踏了上去,裙摆蔓延在台阶之上,镜头拉近,黎晚的美传播甚远。

    傅逸寒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其实刚才南熙文也打算起身,可惜没有傅逸寒快,他失策了。

    黎晚到了台上,结果话筒,“我的拍品是手镯,一万,价高者得,开始吧。”

    所有人,“……”

    尼玛,好不容易站在这舞台之上,你就多说几句吧!

    这,没见过这么简洁明了的。

    说话时长还没你走上台阶的时间长吧?

    结果手镯一展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不是和上一件拍品一模一样吗?

    为什么上一个说是二万九,黎影后又说是一万?

    这差别太大了吧!

    “这……”主持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能拍卖吗?”黎晚蹙眉问道。

    “可以,开始吧。”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黎晚都敢拿出来,就敢拍卖!

    黎晚无视低下的窃窃私语,昂首挺胸的站在舞台之上。

    迟雪妄想用这样的手段让她丢脸?

    开玩笑!

    她黎晚是这么好欺负的?

    “镯子一枚,底价一万,价高者得,开始……”

    “十万。”许长安第一个举牌。

    迟雪这是在打黎晚的脸啊,那就反打迟雪的脸,让她知道脸可以被打的多肿。

    同样的拍品?

    无所谓!

    拍卖的价格可以不一样!

    这就更加能体现出不是拍品的问题,是人品的问题了。

    送上门的嫁衣,不要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