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傅少每天都在线求宠 > 第436章 宝贝,你要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去捞二少
    手机铃声此起彼伏,傅逸寒的一脸漆黑,却不肯从黎晚身上下来。

    好不容易哄得他家小晚服服帖帖,就这么下去岂不是功亏一篑,撩了半天全都是泡沫。

    小姑娘太害羞了,今晚要是再想哄到手可就难了。

    伤脑筋!

    傅逸寒寻思着要么把两个手机都扔了?

    黎晚推开傅逸寒的脑袋,“够了啊,肯定是有什么急事,快点接电话啦。”

    “不想……”

    “宝贝,你要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

    “我什么时候给你错觉我不是男人了?”他不介意给黎晚扭转思想。

    “不要和我计较嘛,快点起来啦!我要被你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暂时放过你。”傅逸寒艰难的起来,又偷了一个吻,最后给黎晚整理好了衣服。

    黎晚伸手拿过手机,“到底是谁这么夺命连环的,啊,是二少!”

    恰好铃声再次响起,黎晚接通了。

    傅逸寒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也是傅听。

    大晚上的搞什么鬼?

    是不是嫌弃工作太少了,已经知道来破坏他的好事了?

    不然,再给傅听加个公司?

    “宝贝,我们要出去一趟了。”

    “去哪?”不继续了吗?还要出门吗?出门回来还能继续吗?

    傅逸寒的脑子里都是这些料,挥之不去。0

    “去派出所捞二少。”

    “不去。”

    “别呀,好歹是你亲弟弟,一起去吧。”

    傅逸寒哼了一声,他那弟弟就该涨点教训,多大了还去派出所,要是被媒体拍到了,回头等着被发配吧!

    “走吧。”

    “你就这样出去?”傅逸寒挑眉,眼神落在黎晚身上。

    松松垮垮的睡袍还在,就是不成体统。

    黎晚淡定的上楼,“换个衣服再去,让他多在那玩会。”

    傅逸寒,“……”

    等傅逸寒和黎晚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黎晚带着帽子口罩,挡的严严实实的,傅逸寒搂着她得腰,一起进去。

    一路上傅逸寒还在说黎晚,“其实让杨安来跑一趟就行了,犯不着我们亲自来。”

    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交流呢!

    “我刚才听到二少身边还有个女孩子的声音,我这不好奇,嘿嘿……”黎晚八卦之心被点燃了。

    “你确定不是男人的声音?”

    “绝壁是女孩子好哇。我才二少肯定喝多了酒英雄救美忘记自报家门了吧!哎呀宝贝,也许妈妈就不用给二少安排相亲了呢,他自己就能搞定了!”

    “你说的对。”

    两人一进派出所,值班的民警都惊着了,这一对简直就是神仙颜值啊,女孩子虽然挡住了脸,可真身材也绝了,绝对是俊男靓女。

    其中一民警认出了傅逸寒,“您是傅少?”

    “您好,我是傅逸寒,我来保释我弟弟。”

    民警愣了,带着傅逸寒和黎晚到里面,“您看看哪个是你弟弟。”

    傅逸寒,“……”

    黎晚,“……”

    都打的鼻青脸肿了,确实很难分辨啊!

    “好像没见着二少。”

    “哥,嫂子,我在这里。”

    他们转头,看到的是完好无损的傅听和宋明殊。

    宋明殊一见到黎晚就激动了,“啊啊啊啊!小姐姐你是来接我的吗?你特地来的吗?好感动啊警察蜀黍我还想再待一会可以吗?”

    所有人,“……”

    疯了?

    宋明殊说着把“凶器”包包往傅听怀里一塞,朝黎晚跑去想要个拥抱。

    傅逸寒快她一步,直接把黎晚抱开了,宋明殊扑了个空。

    宋明殊一副好气哦,又不能拿傅逸寒怎么办的怂样。

    傅逸寒每次见了宋明殊,就和见了情敌似的,巴不得把她给赶走。

    敌意丝毫不掩饰,搞得黎晚哭笑不得。

    “傅少,二少,签完字就可以回去了。”

    “好,”傅逸寒落笔,三字一气呵成,“我弟弟这次不是故意的,这案底……”

    “傅少放心,二少这只是小事,不会留下案底的。”不过就是小打小闹而已。

    “医药费我会安排人送来。”

    “谢谢傅少。”

    对于傅氏集团这两位大佬来说,医药费不过就是小意思而已。

    傅逸寒带走傅听,顺便也带走宋明殊,不好意思放着自己弟弟的同党不管不顾。

    就在一行人即将踏出大门的时候,怒气冲冲的一批人杀来。

    宋明殊一个不妨被撞倒退,黎晚刚想去接住她,傅听快她一步,接住宋明殊,连着他自己都倒退两步。

    还要死不死的开口,“宋明殊你真的很重。”

    宋明殊给了他一脚,“胡说八道。”

    “嘶,你个忘恩负义的女人!”

    来人一句道歉都没有,还往里面冲,“成浩,啊……成浩你怎么成了这样子……是谁打了你……”

    女人的声音特别突兀,响彻整个派出所。

    宋明殊一愣,这个女人好像是钱成浩的妈妈来着?

    她记得上次和她父母一起见过,当时还觉得是个慈祥的老人来着,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她突然有点不认识对方了!

    这一家子,远比她想象的更奇葩啊。

    钱成浩的父亲拦住了几位,“你们站住!宋明殊,成浩说你带了小混混打了他,是真的吗?”

    钱老在商场上混了好多年,虽然没有暴富,不过也守着那点资本过的很好。

    他说着,将目光落在傅逸寒和傅听脸上,心想这两个小混混长得还挺不错的。

    当下,他有种长辈劝叛逆后辈的感觉一下子上头了,“你们两个长得不错怎么就不知道学好,偏偏要打人,你们的家长呢!”

    混混1号傅听,“……”

    混混2号傅逸寒,“……”

    第一次被说成是混混的,这两人也是无语了。

    黎晚暗笑,宋明殊更是夸张的笑了出来。

    这什么眼神呢!

    “你们笑什么,女孩子不要和这种小混混在一起!特别是你,宋明殊!”

    “我就喜欢,你能拿我怎么样!”宋明殊有种破罐子破摔的调调,索性她不想嫁钱成浩了,没必要再过多的周旋了,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此时,钱太太又冲了出来,怒火滔天,看宋明殊的眼神就好像要吃了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