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傅少每天都在线求宠 > 第403章 劫后余生,一起养伤
    爆炸声如约而来,漫天火光。

    慕斯远,乔易和杨安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

    “傅少不会……”

    “别胡说,傅少什么样的场面没经历过!”

    “来了!”

    三人立马迎了上去。

    傅逸寒抱着黎晚大步走来,原本帅气的男人此时已经是灰头土脸,根本看不清原来的模样。

    他怀里的女孩已经昏睡过去了,身后是火光。

    “没事吧?”

    “去医院。”

    傅逸寒抱着黎晚上直升飞机。

    ……

    废弃工厂,陆欣言被炸到三楼,全身血污,神志模糊。

    她眼见着,傅逸寒剪断线后,将炸弹甩了出去,那个男人抱着黎晚就狂奔。

    其实无论剪哪一根,都会炸。

    可傅逸寒的身手快到如入无人之境,硬生生躲过这一劫,可是她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等她被炸到三楼的时候,才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在她边上,是陆珍!

    她妈妈,什么时候被带来的!

    她绝望到闭眼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双红色高跟鞋,朝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

    直升机直达医院天台,医护人员已经准备好了。

    傅逸寒抱着黎晚下来,“小晚,醒醒。”

    这一路上,无论他怎么叫她,她都没有反应。

    就连傅逸寒也没法判定她的情况,只能催促直升机快点再快点。

    “快将病人放下,送入急救室。”

    医护人员立马实施急救。

    傅逸寒站在原地,脚步晃悠了一下,慕斯远扶住他。

    “你……”他都能摸到温热的液体,傅逸寒后背的西装已经焦了。

    慕斯远扶住傅逸寒,“要不给你也叫个担架?”

    傅逸寒白了他一眼。

    手术室门口,傅逸寒站了很久,无论慕斯远怎么劝都不肯走。

    杨安和乔易不敢劝,就一起等着。

    依旧是上次的院长,他出来后恭敬道,“傅少放心,傅太太没有生命危险,体内也没有毒素,好好调养就是了,脸上和胳膊上可能会留疤,等恢复些手术去除一下就行了。”

    “谢谢院长。”

    院长的手落在傅逸寒肩膀上,“我让医生过来给你处理伤口。”

    傅逸寒点点头。

    ……

    等黎晚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她环顾陌生的环境,却在隔壁床铺的男人吓了一跳。

    只见傅逸寒趴在那里,朝黎晚挥挥手打招呼。

    “你没事吧……”黎晚紧张的看傅逸寒。

    她记得爆炸的时候,傅逸寒整个人都抱紧了她,即使是这样,她都能感受到现场的冲击力有多大。

    傅逸寒,是不是受了很重的伤。

    原本英明神武的总裁大人,此时趴着就和个乌龟似的,好惨啊。

    傅逸寒手撑着脑袋,“没事,你还好吗?”

    即使知道了她的情况,可他还是忍不住问她。

    “没什么感觉。”黎晚下意识的看了眼手臂,紧接着又去摸脸颊上的伤口。

    “医生说,等你身体调养好一些,做个小手术就能解决,不要担心。”

    没有一个女孩子是不爱惜自己的容貌的,傅逸寒最担心的黎晚想不开。

    “嗯。”黎晚低着头,有点自卑。

    前世到临死的时候,她也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那个时候除了活下去就没什么想法,可现在她这副样子,不太好意思面对傅逸寒。

    傅逸寒挣扎着下床,坐到了黎晚的床边。

    “你……你怎么过来了……”黎晚再抬头的时候,傅逸寒都已经过来了。

    “小晚,能治好。就算治不好,我也不会嫌弃你。”

    黎晚轻轻的靠在傅逸寒的肩头,“可是,我会嫌弃自己,我这样怎么还能站在你身边。”

    “不是的,只有你配。”傅逸寒抱住了黎晚。

    “傅逸寒……”

    “小姑娘真勇敢,医生已经再三检查了,你体内没有毒品,只是伤口可能会疼。”

    “我不怕。”

    “我怕,我怕你疼。”

    “老公……”

    黎晚静静的靠着傅逸寒流眼泪。

    还以为,她一直是个坚强的小姑娘,没想到还是哭了。

    她能哭出来,傅逸寒的心就放下了一半。

    能哭出来就行,就怕哭不出来,闷在心里闷坏了。

    傅逸寒温柔道,“老婆,你没事就好。”

    傅逸寒哄着黎晚,直到她睡着了,给她盖好被子,擦去她脸上的泪痕。

    他走到了外间,杨安等候多时,“傅少,陆珍和陆欣言已经死了,不过陆欣言被爆炸毁了容,我们的人发现的时候,已经认不出模样。”

    “嗯,处理干净。”

    “陆欣言那些同伙。”

    “一个不留。”

    “是。”

    “告诉傅听,傅氏集团靠他了。”是时候让他这个弟弟撑起一片天了。

    杨安,“……”二少,你多保重。

    ……

    再度回到病房里,傅逸寒依旧坐在黎晚的床边。

    她脸都是肿的,一边还包扎着,胳膊也是,身上更是大大小小的伤不少。

    她一个小姑娘,就要承受这么多。

    被注射了毒品,手起刀落的将那一块地方都削了。

    他佩服她的勇气,可也心疼她受的苦。

    他的小姑娘,不该受这些苦的。

    ……

    黎晚是被傅逸寒叫醒的。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睁开眼看到的是急切的傅逸寒。

    “起来,吃点东西吧。”

    “嗯,好饿。”

    傅逸寒一个病人亲自扶起黎晚,又拿了枕头给她靠着,小口小口的给她喂粥。

    温热的鸡丝粥下肚,黎晚感觉胃里很满足。

    “你吃了吗?”

    傅逸寒握住勺子的手一停,有一种被抓包了感觉,“没……”

    黎晚推着他手里的勺子到他面前,“你吃。”

    傅逸寒低头看着一小碗粥,太少了似乎不够吃。

    “吃吧,我们吃同一碗好不好,你不嫌弃我吧?”

    勺子都已经碰到嘴唇了。

    “怎么会。”傅逸寒吃了一口。

    紧接着,你一口,我一口的,都吃完了。

    “我去换个大床病房。”

    “啊?”黎晚拉着傅逸寒。

    “不想和你分床睡……”

    “不行,老实的待着。傅逸寒我们是来养伤的,又不是来度假酒店,还分标间和大床房,老老实实养好再点回家吧!”

    傅逸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