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傅少每天都在线求宠 > 第390章 玫瑰红颜,劳烦夫人等候
    许长安事先叮嘱过,不允许陆欣言上楼。

    黎兴荣耳根太软,很容易被陆欣言几句话改变初衷。

    前台一副陆欣言上去就要叫保安撵出门的架势,搞得陆欣言下不来台。

    黎兴荣心里窝着一团火,她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黎氏集团哪里来的资本和人斗?

    要是再得罪了许长安,他们连说情的机会都没有了!

    “欣言,你在这里等爸爸。”黎兴荣不容陆欣言拒绝。

    陆欣言只能应下,不敢再惹黎兴荣生气。

    黎兴荣被带到总裁办公室。

    “黎总,请。”一身白色西服,带着金丝框眼镜的许长安邀请黎兴荣坐。

    黎兴荣回神,没想到许长安这么年轻!

    看看别人家的闺女这么有出息。

    他两个闺女呢,一个亏到快要掏空家底了,一个跟着有权有势的跑了,没有一个让他省心的。

    他更郁闷了!

    难道是他不够优秀?

    “谢谢,没想到许总这么年轻。”

    “黎总客气了,黎总这次为何而来,我跟清楚。”许长安开门见山。

    黎兴荣想到自家快要倒闭的公司,只能豁出老脸,“许总,能不能麻烦您放过黎氏集团……”

    如果再请不动亿万集团停手,黎氏就要挂了吧!

    “可以。”

    黎兴荣一脸不敢相信,他这次来都做好了求人的准备,还没开始呢,许长安这么快就答应了?

    许长安拿出一份文件,推到黎兴荣面前,“只要黎总按照这上面的做,以后亿万绝对不会为难黎氏,至于傅少那边,我去说。”

    黎兴荣打开文件一看,惊呆了。

    黎兴荣从头到尾看了两遍后,许长安下了逐客令,黎兴荣下楼。

    见黎兴荣终于下来了,陆欣言迎了上去,“爸爸,怎么样?”

    “爸爸?”

    陆欣言拉了拉他的衣袖,黎兴荣才回神。

    “你说什么?”

    “爸爸,许总怎么说?”

    “没怎么,我们先回去吧。”黎兴荣没和陆欣言解释,就匆匆离去。

    三天后,黎氏集团宣布,陆欣言因工作失误降级,黎兴荣重回公司掌权。

    这一决定,也让这对父女生了嫌隙。

    ……

    国际电影节提名出来后,网上热议一片。

    就连陆欣言都被提名了,《山河天下》虽然黄了,可《仙狐传》提名了,毕竟是大制作。

    很快,就到了颁奖典礼当天。

    锦园里,傅听早早的来了,他穿了一身骚包的蓝色西装,仔细看领口还有碎钻,可以用料到走起路来,折射出光芒。

    头发定型的老高,还化了妆。

    他敲着二郎腿,对楼上大吼一声,“黎小晚,你好了没有!化妆师已经来了!”

    对,他是带了化妆师,直接从星耀过来的。

    至于他哥,还在公司奋斗,好惨哈哈哈哈。

    “来了来了……”黎晚从楼梯上下来。

    她一头长发随意的散落在肩头,身着白色轻纱小礼服,点缀着朵朵红玫瑰。

    蓬蓬的裙摆仅仅到膝盖上,露出修长的小腿。

    听说这礼服是他哥亲自选的,太合适他老婆了!

    就连化妆师都惊叹。

    她是赤足下来了,手里提着一双高跟鞋。

    “你慢点,待会摔了我哥心疼死了!”傅听像个老妈子似的喊道。

    “咦,他还没回来?”

    “这个点应该已经下班了,你先上妆。”

    “好吧,”黎晚收起失落,对化妆师礼貌道,“辛苦你啦。”

    化妆师受宠若惊,立马请黎晚坐下,给她上妆。

    化妆师的手法很快,“傅太太的皮肤真好,想剥了壳的鸡蛋似的。”

    “谢谢。”

    “哎,不用谢,是傅少养的好。”

    黎晚脸都红了。

    傅听朝化妆师竖起大拇指,真会说话,比他还会!

    妆容差不多了,化妆师又给黎晚涂上口红,“这是复古玫瑰色,很合适傅太太。”

    黎晚看了眼镜中的自己,很满意。

    唔,化妆以后,就好像五官被修饰了一样,眼睛一眨一眨,似乎多了媚态???

    长发被盘起,又过意盘成松松垮垮的样子,额前的头发从新打理过,卷成刚刚好的弧度。

    黎晚很满意,俏皮可爱又不失美丽大方,不过就这样吗?

    没点配饰?

    “哥,你终于来了!”

    黎晚听到动静,转头,看到傅逸寒匆匆而来,手里还捧着个精致的礼盒。

    他的眼落在黎晚身上,一刻也移不开了,双眼中还含着光亮。

    黎晚被他炽热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的撇开眼。

    傅逸寒打开礼盒,取出盒中的玫瑰花,傅听狗腿的结果礼盒。

    黎晚惊讶的看着傅逸寒手里的玫瑰。

    绝美啊!

    玫瑰经过特殊的处理,表面泛着光芒,和她裙摆上的相呼应!

    “老婆,我去取头饰了,来的晚了。”

    “嗯。”

    啊啊啊啊!

    化妆师和她的助手,还有傅听都在呢,他就这么直接叫自己老婆!

    好害羞啊!

    “我给你带上,好吗?”

    “嗯。”

    傅逸寒小心翼翼的将玫瑰花插入发间,那动作和慢镜头似的,生怕戳到她。

    他面前的女孩子,唇红齿白,盛装之下,绝美的容颜印入他的心。

    等玫瑰归位,他甚至挑起她得下巴,渐渐靠近。

    眼见着就要吻上去了,傅听和化妆师都看的入神。

    黎晚一手阻止傅逸寒,“不行,复古玫瑰色,不能便宜了你。”

    傅逸寒轻笑出声,松开了黎晚。

    傅听,“……”

    化妆师,“……”

    没关系的傅少,上啊!

    想看现场版!

    复古玫瑰色我这还有一支呢!!!

    吃了可以补的啊!

    傅逸寒改成吻了吻黎晚的手背,“劳烦夫人等候,我去换衣服。”

    “去吧去吧。”

    傅逸寒上楼。

    化妆师过来,给黎晚固定头上的玫瑰花。

    “傅少真是有心,这花仔细的处理过,哪怕傅太太跳来跳去花瓣都不会掉下来,又很逼真,一点也不假。”

    “那就好,我还担心花瓣掉了太尴尬。”

    化妆师固定好以后,给黎晚塞了一支口红,“万一杯傅少吃了,你自己补补?”

    毕竟化妆师不能跟随入场啊!

    真是操碎了心!

    黎晚,“……”

    手里的口红好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