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傅少每天都在线求宠 > 第313章 污蔑不成反露馅
    陆欣言像疯狗一样咬住黎晚不放。

    “你离我妈最近,你对我妈意见最大!不是你是谁!黎晚你好狠的心啊!”

    “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害她!”

    “要是我妈有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陆欣言对着黎晚大喊大叫的,根本就没有一个千金小姐该有的礼仪,和个泼妇似的,看的宴会上的人都目瞪口呆。

    黎晚无语,真是什么屎盆子都能往她头上扣。

    “你说是我害了陆珍,证据呢?”

    “证据,一定会有的!”

    黎晚都被她逗笑了,“我说陆大小姐,你没有证据在这乱喊乱叫,不如先救陆珍吧!别孩子保不住,连大人都保不住。”

    黎晚一句话,比陆欣言说好几句都有用。

    宴会上的人都指指点点。

    【这为什么女儿啊,不知道先救人,反而是污蔑别人!】

    【对啊,你看陆珍都快昏过去了。】

    【大不了报警好了,大可不必这么撕,太难看了。】

    【我要是陆珍估计早就气死了,女儿靠不住啊!】

    陆欣言再次抱住陆珍,“你给我等着,黎晚!”

    黎兴荣见闹成这样,气的心口疼,他没有想到从小养到大的陆欣言是这样的人!

    还没搞清楚事实呢,就诬陷自己的姐姐!

    “胡闹,先救你妈妈!”黎兴荣虽然已经厌恶了陆珍,可到底是自己的妻子还怀着孩子,总不能见死不救。

    “爸爸,是黎晚!”

    “我说了先救人!你知轻重吗?”

    黎兴荣语调都拔高了。

    黎兴邦站了出来,“欣言你先别急,先把你妈妈扶起来,我已经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不过十分钟,救护车就到了,直接把陆珍带走了?陪着去的不是陆欣言,而是陆莎莎。

    对于陆莎莎来说?季书衍走了,她根本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不如陪着陆珍吧,反正陆欣言的心思也不在陆珍身上。

    宴会里了乱七八糟,出了事都没有走?都看着黎晚和陆欣言这对姐妹。

    然而?一个黎家的佣人颤抖的站了出来,“小姐?我看到了,是大小姐给太太下了药。”

    “你说什么!你说清楚!”陆欣言拉着佣人的胳膊。

    “我看到了?刚才大小姐靠近了酒杯,下了药。”

    “黎晚,人证已经有了。”

    “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来制裁我。”黎晚直接来了这么一句?所有人无语了。

    傅逸寒给了傅听一个眼神?傅听立马明白?“你想被法律制裁,很好满足你!”

    所有人?“??”

    二少这是吃错药了吗?!

    黎晚不是他公司的艺人吗?要是出事?他也脱不了关系的吧!

    怎么还帮着别人说话呢!

    这不正常啊!

    黎晚噗嗤笑了?“OK啊!”

    万事逃不过一个法字啊!

    “行?我会通知警方,不过等警方来之前……”傅听的眼神落在佣人身上?“不如我们先问问?”

    佣人是个三十多睡的女人,大概是第一次来这种场面,显得有点拘束。

    “你叫什么名字?在黎家主要负责什么?”

    “我……我叫孙兰,我主要负责做饭?在黎家干了有三年了。”

    “你出来指证凶手,很有勇气啊!”傅听笑着道。

    “二少……我也是实事求是……太太平时对我不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害……”

    “嗯。”

    哗啦——

    傅听突然变脸,把一杯红酒泼在孙兰身上,孙兰一阵尖叫。

    “对不起,手滑。”

    所有人都吓着了。

    谁不知道傅听是艺人,又是傅家的二少,最好说话又不会轻易生气。

    他签下一张支票,递给孙兰,“赔偿你的。”

    孙兰看了支票上的金额,两百万。

    差点激动的昏过去。

    她一个月工资才一万多点,足足两百万啊,将近她二十年的工资。

    孙兰想去接,又看了傅听好几眼。

    一边的陆欣言真想上去撕了她的脸,见钱眼开的东西!

    “怎么不拿?”傅听往前递了递。

    孙兰抖着去接支票,“二少,其实我……”

    “拿着吧,是我不小心的。”

    孙兰心一狠拿下了,就差给傅听跪下鞠躬了。

    支票到了孙兰手里,她放在了衣服的口袋里。

    傅听又取过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傅逸寒冷冷道,“孙兰诈骗,报警。”

    孙兰像被雷劈了一样,傅少说报警?

    什么意思?

    黎晚无语的摇摇头,这兄弟俩,指鹿为马!

    太狠了吧!

    周围的人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懂了傅家兄弟的意思。

    谁家都有佣人,可佣人要是存了什么心思,都是防不胜防。

    孙兰惊恐道,“二少,我没有啊!”

    “你有。”

    “我真的没有,这是你给我的!”孙兰嘴上这么说,可支票就是没有拿出来。

    “我给你?不就是不小心手滑了一下,我给你两百万,我傻?过会警察来调查,你跟着一起走吧,也省的再跑一趟了。”

    孙兰傻眼了,“陆总,您救救我啊!”

    陆欣言踢开孙兰,“我和你没有关系,滚开!”

    傅听摆明了就是污蔑孙兰,只要孙兰意志坚定,就不会有什么事情。

    可她偏偏朝自己求救,这不是害了自己吗!

    孙兰想到口袋里的两百万,拼了命想护住,“陆总,既然你无情,休怪我无义!二少,是陆总花了五万买通我诬陷黎晚小姐……”

    “你胡说八道!”

    “我有转账记录!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可事实就是这样!另外,陆总还让我找个机会把打胎药放在黎晚小姐包里,可惜……”

    “可惜我没有今天没背包。”

    所有人,“…………”

    这理由也真是的!

    让人服到吐血。

    孙兰跪着求傅听,“二少,看在我实话实说的份上,这支票能不能……”

    傅听淡定道,“一张废纸而已,你还当真了?你是不是没见过支票长什么样子,真是难为你了。”

    孙兰呆住。

    陆欣言更是气的上去给了她两个耳光,“让你污蔑我!”

    她打完又不服气,“这只是孙兰的一面之词而已,根本就作不得数,黎晚你的嫌疑还没解脱!”